橘狸

一只爱吃橘子的狐狸

渝爱

荒 x 一目连
ooc成山
对不起,我不会码文,真的很烂,但是还是希望能有人认真看完

1、
神说要有爱,这世上便有了爱;
神说要有恨,这世上便有了恨。
一目连和荒本都是善良的孩子。
在一条名为温柔的路上,向来有两种选择。一目连选择了前者--坚持,荒则选择了后者--复仇
下一次,不要再对名为人类的生物心软了 这是年幼的荒在沉入海底时,唯一的一个想法。

2、
“哎呀,风神大人,好久不见了”
“我……已经不是神明了啊。是又捡到孩子了吗,姑获鸟”
“是呀,您也知道的,我没有奶水,没法养活这孩子的” 姑获鸟怀中的是个巴掌大的婴儿,睡得安详。 “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在山下那座村子中找个人家,把孩子托付给他们。”
“这……我尽力吧。”
“那真是麻烦大人了。”
3、
一目连嘴上说着尽力,心中到是对孩子喜爱得了不得,可他也明白,他不是人类,不能扶养孩子。
这不,他便急忙吩咐风龙赶紧去山下看看,是否有人家缺孩子的。
出乎一目连意料的,是风龙早早就回来了,
要知道,这贪玩鬼每一次下山可得疯玩到天黑。
莫非 不!不可能!
4、
一目连急急地赶到村庄,却发现天罚印将村子包围,天界惩罚人间,不论派谁,用何种方式,都会在之前交给对方天罚印,被惩之地一定会被打上这个印记,以示这里罪恶滔天。
可是,这里风平浪静,更无奸恶之事,怎会招来惩罚。 兜兜转转,在村口一目连发现地上写着一个凡人看不见的数字--三。也就是说,三日之后,村庄将一夜化为废墟。
一目连没有在赶会神社,而是在数字前发了一夜的呆。 不,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天亮前,一目连从村庄消失了。
5、
日上中天,一目连站在神社中,风龙打了无数个哈欠。 霎时间,变了天,乌云有规律的向村庄靠近,降下暴雨。 云上站着一个令一目连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 原来,是他。这样就可以说明为什么平静的村庄会受到天罚。
“一目连,好久不见。”
“大人,好久不见。”
原来,再与你相见时,已是连名带姓。
“啧。” 一目连,你这该死的保持距离还真是令人不爽。
“一目连,你也看见了,天界要惩罚此地三年,你可不要阻拦!”
“呵,只怕不是天界降下的怒火,而是大人您的吧。” “一目连,几年不见,嘴皮子功夫到是见长啊”
“哪敢啊,我可不像大人,几年时间就能站在那么高的位子,我只是个山间不有名的妖怪罢了。”
“那你就站在一边!不用管了!”
“看来大人还是不太明白我一目连做事,不要我管的闲事,我偏要管!”
呵,荒,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委屈吗!你以为这世上就你一个人有脾气吗!我为什么要忍耐!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认为我好欺负!我是风!但绝不是任人欺侮,任人发泄的风!不知何时,狂风大作,妖气漫村, 一目连被风包裹,妖角缓缓长出,羽织披上,妖瞳泛出金黄的光芒。 “风龙,战!” “连,你” 躲在屋里的人们纷纷走出屋子,惶恐地跪在地上,看着空中两团人影。 “是风神大人!一定是我们忘了他,所以大人才会发怒的。”
“哦,天呐。风神大人,对不起。我们错了。”
“对不起” “我们错了” …… 村民们发出虔诚的忏悔声,让一目连感觉回到了从前。
“看,连。我早就说过温柔本是无用之物,它只会让你受到伤害。” “温柔本是无用之物,哈哈哈,温柔只是无用之物哈哈哈哈。我曾以我的温柔对待你们,可你们转眼就忘了我。那好,我会让你们得到代价!” “风神大人,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啊!”
狂风化成万千把利刃,刺进人们身体中。 昔日平静的村庄在一日间被鲜血染红,红色的面纱将村庄层层包裹,人们的哀嚎声让它变为地狱。
“连!够了!醒醒!再下去,你也会被自己毁了的!”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荒,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不是你教我说温柔是无用之物的吗,怎么,又后悔了?想要回曾经的那个一目连了吗!”
“连……”
6、
“风……风神大人” 神社中的婴儿早已不见,代替的反而是个金发的少年,怯懦的神情让一目连想起曾经的自己
“风神大人,不要再杀了,我相信您是个好人……额,不,是个好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妖气从您身上散发。” 一目连看着那孩子,情绪渐渐稳定,只觉得好困。 
“风神大人!”
7、
一目连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风神大人,您醒了!”
“唔,头好痛。那个”
“叫我般若就好,风神大人。”
“好吧,般若,我睡了多久?还有我……已经不是神明了”
“唔,您已经睡了三天了,听那位大人叫您连,我可以叫您连连吗?”
“当然,荒呢?”
“是指那位大人吗?”
“嗯”
“他在连连你睡的第二日就走了”
“是嘛,我明白了,谢谢你般若。”
“那个,连连,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好的,小心点”
小家伙看来一点也不怕自己了呢,太好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目连心中隐隐约约感到不安。
8、
“那个,般若,你过来一下好吗”
“怎么了,连连?”
“你应该很好奇我是只要,但那日人们却叫我风神大人吧”
“是啊,是啊,当时看到连连真是吓到我了”
“那,想听我的故事吗”
“真的可以吗”
“嗯,故事是这样的……” 那天下午,一目连对般若讲了很多,讲曾经的人们,讲为什么会堕妖,讲和荒的那段岁月。
9、
一目连明白这样平静的时光不多了 可他就像个爱糖如命的孩子,拼命地想守住这份平静。
10、
大概又过了三四天 那是个微雨的早晨 荒来到了那个残败不堪的神社
“啊,是荒大人,快请进”
“不了,一目连,你可知罪”
“不知大人说的是哪件事?” “你自己心里明白!” …… 我又何尝不明白 是的,这几日一目连可以说是夜不能寐,一闭上眼,脑海中显现的便是村民们绝望的眼神 “看来连你已经明白了,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明天午时,你该上路了”
10、
隔天醒来的一目连觉得不对劲 他好像变到了荒的身上 最尴尬的是他没办法操控这具身体,像一具木偶一样 一到午时,这具身体就飞到了眼熟的神社。
“连,你来了”
“荒,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连,我爱你,爱你爱到无可救药,爱到让你犯错,我没有理由让你去死,我只想到了这个办法。” “不,不,荒!是我杀了人,应该我离开啊。”一目连已经哭成了泪人。
“别哭了,我爱你,所以,忘了我吧。”
流星不知什么时候到达了“一目连”的头顶,血花在空中炸开,一目连冲向荒……
可是,一切都结束了
那一日的流星成为了一目连一辈子的梦魇。
11、
“晴明大人,那位大人已经在门外跪了一天一夜了。” “还是不放弃吗”
“罢了,你让他到大厅吧”
“是”
12、
“晴明大人,……”
“不必多说了,我都明白,你应该明白我的规矩吧” “明白”
“那好,如果我把荒救回来,那么你们两个都将成为我的式神。”
13、 “晴明大人,这……”一目连担心地看着怀中的婴儿
“这是正常的,至少他活过来了不是吗”
“谢谢大人了。”
14、
“风神大人,风神大人,接下来呢!接下来呢!”山兔激动的拔着蛙先生头上的花
“是啊是啊,接下来呢?”一群小妖附和道
“接下来啊,没有接下来了呢”
不远处,荒向着一目连走来。 这样其实挺好的,不是吗?